司渔

专注偷懒和放🍬的鱼,被刀的太难过就来吃糖吧~
别名秋渔
三个坑都有oc欢迎交友~

[花亦山乙女]谁被醋淹了?

        *花果山F5/夏泰/葵

  *ooc归我

  *夏泰和葵在彩蛋~

  

  

  [季元启]

  “小花!”

  “怎么了?”

  “你最近跟青隐师兄走太近了吧!”

  “我们只是在讨论课业啊”

  “那....也不至于待这么久!”

  你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挑眉看向季元启

  “季大少爷吃醋了?”

  季元启突然垂眸看着你

  “对,我就是吃醋了”

  好吧,需要给大狗狗顺顺毛呢

  

  

  [宣望钧]

  “师妹.....”

  “师兄怎么了?”

  “你可有空...”

  “啊师兄抱歉,玉先生找我去桃李斋,回来跟你说!”

  你风风火火跑去桃李斋,宣望钧慢慢把手握紧,等你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你看见宣望钧依然在原地等你

  “师兄!你怎么还在”

  “等你”

  “等我?”

  你突然想起他好像是有事情跟你说来着

  “师妹....最近跟玉先生走的是否太近了些”

  宣望钧斟酌再三还是脸红着说了出来,你心下了然

  “那我给师兄做定胜糕赔罪可好”

  “好”

  

  

  [玉泽]

  “乖徒~”

  你实在被他吵的不行了,这人这两天总在你耳边叫你,跟叫魂似的

  “玉先生,怎么了?”

  你无奈的回应他

  “乖徒最近的课业很多?”

  “很多啊,夏先生的,文先生的,还有先生你的”

  在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写完最后一笔

  “我看最近乖徒经常去找文先生,算学很难?”

  你欲哭无泪的点点头,玉泽随即把你打横抱起

  “那为师便教教你吧”

  那也不至于到床上教啊!!!

  

  

  [文司宥]

  “爱徒最近的课业完成的很好”

  “多谢文先生,最近不会的题目宣师兄都帮我解答了”

  “我说你最近怎么没来找我,原是如此”

  文司宥镜片下的眼睛暗沉一瞬

  “爱徒随为师来桃李斋一趟吧”

  “哎?”

  文司宥没给你时间疑惑,你只能一头雾水的被他带着走

  “爱徒最近和宣学子走的颇近啊”

  听着自家先生这酸酸的发言,你可算明白他吃醋了

  “那我补偿先生可好?”

  “那为师就不客气了。”

  嗯,腰不出意外的离家出走了

  

  

  [凌晏如]

  “云心先生!你知道步夜在哪吗!”

  “不知”

  “啊,好吧”

  凌晏如看你焉焉的,心里突然升起一团火

  “你如此喜欢步夜?天天来大理寺找他?”

  亏他还以为你是来找他的

  “啊.....没有!只是我找步夜有点事情”

  “什么事情我不能解决,要麻烦夫人越过我去找步夜”

  说话间,凌晏如已经把你圈在了桌前

  “我没.....”

  凌晏如罕见的皱起了眉,你剩下的话尽数被他堵住,以吻封缄。

  “不许找他。”

  

评论(32)

热度(2053)

  1. 共1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