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渔

专注偷懒和放🍬的鱼,被刀的太难过就来吃糖吧~
别名秋渔
三个坑都有oc欢迎交友~

[花亦山乙女]当你难产2

  *文司宥单人向

  *非常ooc

  *不喜左上角!

  

  

  文司宥一直把你照顾的很好,尤其是在你怀孕之后,虽然他每天都有看不完的账本和查不完的商铺,但他还是会每天挤出时间来陪你,你知道整个文家都靠文司宥和文司宴,而文司宴年纪尚轻,所以几乎大小事都是文司宥一人操办,你也知他的辛苦,所以你们成婚以来你都努力做好一个妻子,做好文家主母帮助文司宥一起管理商铺

  但这不是文司宥今天跟你吵架的原因,你发现自己最近变得越来越敏感多疑,以往看到文司宥和女子谈生意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你因为怀孕觉得哪哪都不太舒服,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以前很喜欢吃的东西现在看到就难受,而且你的脾气也变得暴躁了

  “云中,账簿我说了很多次你可以不用看放着让我来就行”

  “可是我想帮你.....”

  你看文司宥每天看账本很晚才睡,打心里心疼他,所以就想帮他一起看看,可因着最近不大舒服,账本总是出错,本想跟他道歉的,没想到他先来找你了

  “不用了,账本我来就好”

  “我知道我最近看账本老出错,但我只是想帮你减轻点负担让你....”

  “你也知道最近的账本总出错,文家会因此亏多少想必你也清楚”

  “可....”

  “你说你想帮我减轻负担,但总是出错的账本只会让我负担加重”

  或许是他真的累了,今天跟你说话都有点重了,他背身不看你,从来都被他照顾的很好,他突然这样你一下就委屈了

  “你先休息吧,今天我去书房睡”

  “又是书房?文司宥,你到底是因为账本才去书房还是因为你不想看见我?”

  你已经有点委屈了,攥着给他道歉的礼物的手因为用力也微微泛白,可文司宥像没察觉到你的委屈似的,留下一句别多想就走了

  心里的难过逐渐增长,顿时你感觉到小腹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服侍你的侍女看到你面色惨白的捂着肚子躺在地上的时候吓的马上叫了产婆,你已经疼到眼前都出现了重影,侍女把你扶到床上,你疼的满头大汗,已经没力气说话了,你超过预产期已经一周了,但谁也没想到你会今天被文司宥气到而破了羊水,产婆急忙叫人拿上东西帮你接生

  你现在根本没空想文司宥的事情,疼痛已经快把你折磨疯了,整个府内都着急忙慌的,连文司宴都回来了

  “我哥呢”

  文司宴没在门外看到文司宥,他拉住一旁的侍女询问,却得知文司宥依然在办公,他第一次对这个哥哥感到荒唐,自己的夫人都生了他居然都不来,文司宴跑到书房直接推门进去

  “阿宴?你怎么回来了,那批货搞定了?”

  “哥,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你的货,你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

  “确实很吵,我都没办法看账本了”

  听到这里文司宴气急,第一次对文司宥发了火

  “哥!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关心你的账本!在你心里嫂子这么不重要了吗!”

  文司宥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想到你今天略带哭腔的声音他也意识到自己对你说的话有点重了,他正想出声,侍女就在外面大喊

  “家主!!夫人难产了!!”

  听到这句话的文司宥瞳孔地震,文司宴愤愤的看了眼他,转身急忙往外跑,反应过来的文司宥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到你房门口,听到了里面你撕心裂肺的喊叫,他突然就明白文司宴对他说那句话的原因了

  看着一盆盆端出来的血水,他心里揪紧了,里面你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传来的是侍女和产婆着急的声音

  “夫人!!夫人快醒醒!!”

  “看到孩子的头了!快把夫人叫醒!”

  你再次被疼痛折磨醒,一声尖叫中孩子终于出世,但你也因此大出血,产婆不敢停手,好几个人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才把血止住,但侍女却发现你呼吸渐弱

  “快!叫大夫!!夫人你坚持住啊!”

  早就候在门外的大夫也顾不得里面是何等隐私的地方了,提起药箱就冲了进去,然后急忙给你喂药保持生命特征,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文司宥已经站不住的想往里冲,好在大夫出来了

  “家主,我有一事不解”

  “何事”

  “夫人本该平安生下孩子,却因动了胎气而难产,请问家主可知是何原因”

  文司宥突然想到你们吵架的时候,当时你的委屈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因为心里烦躁而没去管,想着等你气消哄哄你,没成想你竟因为这事而难产,产婆抱着孩子出来,他看都没看一眼就冲进房间,你躺在床上犹如一个破碎的陶瓷娃娃,看的他心里后悔万分

  “夫人.....”

  侍女看到文司宥进来了,也就都出去了,他坐在床边,握着你冰冷的手,第一次落了泪,他看着你一遍遍道歉,一遍遍求你不要离开

  “夫人....我错了....我不会再跟你吵架了,你醒醒....”

  文司宥用梗咽的声音对你道歉,承诺只要你没事他必不会再管那些账本,但此时深陷黑暗的你怎么可能听得到,大夫说如果你明天还没醒,就只能请他节哀了,你微弱的呼吸声似乎是文司宥的精神支柱,他不敢想以后没有你的日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让自己可以信任的人,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你离去,文司宥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你一起

  晨光微熹,你依旧没醒,文司宥一夜没睡,他守了你一夜,窗外的风吹的树影摇晃,文司宥苦笑一声,正准备写遗书的时候你抓住了他

  “夫人....”

  你微微睁眼,看了眼桌上的杯子,文司宥会意,慢慢让你坐起来然后把水喂给你,喝了水之后你感觉嗓子好多了,这才慢悠悠开口

  “文大会长的账本看完了?”

  你微弱的声音再次刺激到了他,他猛的抱住你,把头埋在你的肩颈,你感觉到他哭了

  “文司宥?”

  “夫人.....我错了,我不会再因为账本跟你吵架了,你原谅我好吗.....”

  你第一次看见文司宥如此卑微的跟你道歉,你也知道这次突然难产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惊吓,你看着他眼里的血丝,就知道他守了你一夜,你轻轻抱住他

  “那就罚你去书房睡”

  听到这话的文司宥把你抱的更紧了

  “可是没有夫人在,我睡不着”

  你摸了摸他柔软的长发,把头靠在他身上

  “霁月.....我知道我最近看账本总出错,但我是真的心疼你,你别生气,你看,我亲手给你做了一个玉佩”

  他看着你手里鱼龙白浪纹的玉佩,心脏处传来痛意,更加后悔对你说出这么重的话,他拥你入怀,手里紧紧握着玉佩

  “霁月......我当时真的好疼好害怕....”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别离开我.....”

  “我都嫁给你了,连孩子都给你生了,离开你我能去哪?”

  “那就陪我一辈子”

  

他确实做到了,在此之后的账本几乎都是文司宴打理,他带你出海,去了好多你想去的地方,你们站在船上,迎着海风相拥,你能感受到他炽烈的爱意,也愿意回以他同样的爱,这辈子栽他手里咯

  “下辈子,我还会娶你,也只会娶你,文司宥这一生,被你救赎,生生世世,甘愿做你裙下臣”

  


    


下一个,写谁?

      

评论(79)

热度(1800)

  1. 共15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